【UL】[100 Ada] 028 悔しいけれど 雖然很懊悔


  夏天的夜晚是涼爽的,不似白晝的炎熱,徐徐微風加上草叢裡蟲鳴鳥叫,讓勞累的夜間站崗也變得心曠神怡起來。和下一崗的戰士交完班,艾妲正漫步回宅邸的路上,忽然,恰入眼簾的一盞二樓燈光吸引了注意;想著除了那位作息從沒正常過的工程師之外,這個時間點竟然還有人醒著,不由得停下腳步。

  窗邊一抹淡紫悠然倚靠,月光透過玻璃照映著雪白肌膚,怔怔盯住窗沿的眼神中少了平時的玩笑,多了幾分……惆悵?對那印象中不曾出現過在她臉上的情緒感到莫名掛心,踏入宅邸大門後轉身上樓,在自己房前猶豫了下,嘆口氣,放棄進門轉而繼續前往走廊盡頭的單人房間。

「……艾妲?」禮貌性地敲門,一身薄紗睡衣、僅在肩上披個禦寒披肩的紫髮女子略為訝異的望向來人。「這還是妳第一次主動來我的房間呢……要進來喝杯茶嗎?」也許是察覺到門前的躊躇,半開玩笑的側身說道:「不會對妳怎麼樣啦~真是的,擺出那種表情,我也是會受傷的喔。」

「抱歉、我沒那個意思……」不由自主地先道了歉,快步跟著踏進那光站在門口就能感覺到不合時節涼意的房間。「嗯?」循著空氣中的溫度差望向陣陣寒氣的源頭,同時也是方才女將軍視線集中了好一陣子的地方──擺飾著幾樣細緻裝飾的窗台。

  精確一點來說,上頭除了幾隻縮小版針葉樹模型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不知為何在這種炎炎夏日依然能維持形狀的小雪人,從再往上個五公分左右的空間中,毫米大小的雪花緩緩飄落。「那是?」像個孩子得意地表現自己的作品一般,貝琳達笑著將它拿到面前展示。「可愛吧?之前一時興起做的。」

  在可愛不可愛之前,總覺得這小雪人的樣子在哪見過……尤其是精細得過分的頭髮紋路跟衣領,以及微妙困擾的神情。「……其實還是有點懊悔呢,對於沒有比工程師小姐早一步在這裡見到妳這件事。」耳邊迴盪的喃喃自語,有著寂寞的味道:「有時不禁會想,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說不定……」

  在話尚未說清之前拍拍那胡思亂想的腦袋。「雖然說不上是對妳的補償……等到冬天真的來的時候,找大小姐她們一起,熱熱鬧鬧地來堆雪人吧。」深知自己不能再做出更多承諾,只能用這種自欺欺人的方式來彌補忘了她的愧疚,而她自然也明白;既便如此,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平時善於隱藏情緒的女將軍還是忍不住笑出聲:「……我會期待的。」


【UL】[100 Ada] 027 ファイト! FIGHT!


「夜安,艾妲。」不可置信地眨了下眼,那從宮殿的華美階梯上緩緩步下,舉手投足散發著高貴氣息的身姿,毫無疑問是已故的奧古斯特陛下。和回憶中並無二致、溫柔中帶著王者傲氣的神情,是自小便嚮往著的,魯比歐那歷代最受人敬重的君主。

  快步上前單膝跪下,執起那隻纖纖玉手並在手背落下一吻。「誠恐之至,陛下。」控制不了語氣微微上揚的顫抖,頭上傳來的溫婉聲調讓心頭再次充滿了暖意。「怎麼了?太久沒見到我而寂寞了嗎?艾妲。」起身正對上的兩雙湛藍眼眸,不約而同的露出微笑。

「那麼,關於明日的預定……」翻閱手帳的手被人輕輕覆上,眼前的陛下神情中帶著一絲淘氣。「這麼久沒見面了,馬上開始著手工作是否有點不近人情呢?我親愛的護衛官閣下。」吩咐一旁的僕人們準備茶點,示意艾妲一同來到廊外的陽台。

「……」吹拂著戶外涼爽的夜風,享受難得寧靜的兩人時光,感覺彷彿又回到了從前。「……就妳來看,艾蕾可這孩子如何呢?」突然起的話頭,傾額深思片刻後老實說出心裡的感想:「……會是個好女王的,只是這世道對溫柔的她來說太過殘酷。」

「如果不是以一個繼承人的身分,以一個人而言呢?」面對女王若有所思的笑容,金髮軍官以貌似逾越禮數的動作,伸手摸了摸陛下的頭。「……時候不早了,亞歷山德莉安娜陛下。」被看穿這件事完全是意料之外,艾蕾可難為情的笑了。「什麼時候發現的?」

「以奧古斯特陛下來說的話,那雙手也未免太細嫩了些。」離開位子準備領陛下回房,由側過頭去看不見表情的角度傳來鼓勵的言語。「不過,那股王者的氣度倒是一模一樣。」新任的年輕女王對此似乎稍有微詞,小快步追上親如姐妹的護衛官。「這樣的話,艾妲下次也教我劍術吧,就像以前母后教妳那樣。」

「……我會考慮的。」


【UL】[100 Ada] 026 負けられない勝負 不能輸的勝負


「到此為止,身分不明的入侵者。」巨大的深藍色機體巍然聳立於國境線上,手中那把深具威脅性的機槍早已蓄勢待發。「……不過就是應付兩個弱不禁風的工程師,需要用到這種東西嗎?」天藍色短髮的女子嘆口氣,轉頭對同行的紅髮男子說道:「你先退下吧,羅索技官。」

  男子一臉欲言又止,考量到身邊引以為傲的喪鐘似乎對單一機械起不了太大用處後不耐的退到一旁:「我們時間有限,瑪格莉特。」而女子只是踏著輕盈的步伐向前,以僅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細語著:「那麼,就希望會是場有用的實驗了。」

  散發綠色螢光的戒指輕輕一揮,棕褐色的機械巨獸自原本空無一物的空間中轟然乍現,順從的環繞在主人身旁。「……狀況確認。開始排除敵人。」面對憑空出現的威脅,機槍立刻毫無保留地恣意掃射,滿天揚起的塵埃讓人不禁為勢單力薄的兩人捏把冷汗。

「還是老樣子,對敵人下手毫不留情呢,艾妲。」自揚塵中破空而出的巨獸快速逼近,穩穩踏在上頭的工程師嫣然一笑,裝甲中的駕駛員頓時停格:「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危及之下展開的裝甲及時阻擋了攻擊,卻擋不住那把直透心中的嗓音。

「……誰知道?只是突然想這麼說。」相較於士兵的訝異,科學家冷靜地趁著這幾秒的空檔,由元素球放出的光線成功破壞了裝甲獵兵的可動關節。「唔、」就在處於不利態勢的同時,遠方增援的隊伍正緩緩接近。

「哎呀,看來有人來打擾了,下次見囉?不知在哪遇過的軍官小姐。」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女子的身影就這麼如煙消散。「隊長!沒事吧?」開啟駕駛艙的外殼,金髮軍官若有所思地望向人離去的方位。

「……把那兩人的資料查清楚後給我。」對部下下達指令後,口中不經意流過的是,那從方才就不斷繚繞心頭的音節:「瑪格莉特……」


【UL】[100 Ada] 025 迷路 迷路


  在隊伍前方恣意獵殺的她,就像是個在雪地裡迷路的孩子。

  毫無方向和目的地走著,將行經路上的障礙通通以張牙舞爪的冰裂痕吞噬殆盡,那瘋狂的笑聲伴著敵人死前的哀號,一旁傷勢嚴重的自己和隊友只能束手無策地默默注視這場屠殺。「貝琳達!!!住手!!!」對吶喊著她名字的聲響充耳不聞,白衣女將軍依然故我地沉浸在親手帶來的死亡之中。

  恍惚中似乎可以看見類似的景象──堆成山高的敵我軍屍體、打倒後還是不斷湧現的死者大軍,以及無視佈滿傷痕的身軀、帶著扭曲笑容殲滅一切的她……頭不由自主地痛了起來。「生前的記憶、嗎。」來到影世界後,被片段記憶干擾、精神上陷入混亂的例子並不少見,不趕快阻止的話……

  為了閃避自叢林中竄出的妖魔,女將軍步伐不穩地撞上身旁的巨石,就在喘息的幾秒內,一道黑影掠過,左手就這麼活生生地被切斷。「貝琳達!!!」魔力媒介的手杖掉落地面,眼看怎麼殺也殺不完的大群魔物正準備一擁而上,迫於無奈之下──

「抱歉了,夥伴。」僅剩的一顆子彈穿過已經變得跟廢鐵沒兩樣的裝甲獵兵燃油槽,轟然巨響夾雜著猛烈燃燒的火焰蔓延,總算是暫時逼退了敵人。只見同樣身受重傷的她微微一晃,有如斷線風箏一般的直接倒向地面。拖著腳步在墜地前一秒接住,迷矇的雙眼眨了又眨,認出是自己後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啊……艾妲,妳來接我了嗎?好高興……」


【UL】[100 Ada] 024 戻らないもの 回不去的事物


「妳說的、是真的嗎……」看著自家戀人自認識以來便未曾改變過的俏麗臉龐,心疼地撫上,柔軟的觸感一如往昔,透過掌心和指尖傳來的微低體溫是那麼的真切、那麼的惹人憐愛;但就在剛才,從那令自己一直耽溺得無法自拔的雙唇中,卻道出了最殘酷的事實。

「不相信的話,我可以讓妳看看證據。」輕輕握住她打算觸碰身旁工學球的纖細手腕,默默地搖了搖頭。「不用了,我相信妳。」口頭上說的好聽,事實上是我承受不了妳就這樣在眼前憑空消失的打擊。「……尼西君知道這件事嗎?」心情複雜歸複雜,長年下來的訓練依然足以讓人保持冷靜的思緒。

「不知道……我不曉得該怎麼跟他說。」十指交扣地握緊微微顫抖的手掌,天曉得她是付出了多大的勇氣來告訴自己,一想到這點,便心痛的想把人深深擁入懷中。「啊、不過日常生活上完全沒有什麼阻礙喔,妳看在這裡都過了這麼久大家也沒發現……」

「夠了。」終究還是忍不住,她那抿著下唇強顏歡笑的表情,收緊手臂感受著這世界上最真實的幻影。「夠了、別再說了……」將臉埋入白皙頸間,拂過鼻尖的天藍髮絲依舊散發著醉人的氣息,這瞬間,另一個更難解的念頭就像未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同時伴隨著希望和絕望席捲而來。

  已經死過一次的瑪格莉特,當她藉著聖女大人的恩賜再次回到現世之時,復活的人,是誰?

  但她不敢問。


自我介紹

哈粗

Author:哈粗
噗浪ID:hatsu1223
TWITTER:makisehatsu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PLURK
自由區域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