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瑪格莉特中心] Illusion

繼續閲讀

【UL】[敵國組][R17.9] Codependency

【前言】
.【UL】[敵國組][R指定] Escape 的沒想到的接續
.一開始就R17.9注意(欸
.我盡力惹……每寫三個字就要停下來降溫一下哪招(抹臉
.嗯……我只想說,愛有很多種形式(? 這篇只是我貧乏的腦袋想得到的敵國組合理化方法之一( 艸)
.先對喜歡艾妲瑪格的廚友們道個歉,第一篇H居然是敵國組這件事真的在我意料之外(つд⊂) 但是這不代表我對艾妲瑪格這CP的愛淡化了喔,該怎麼說……愛太深反而寫不出來( *艸)
.還有就是最近打到我腦袋的不是電波,是貝姐的喔咩嘎(何
.前言有點囉嗦ㄉㄅㄑ,請抱持著寬容大量的心態看下去(ry
.還會不會有接續我也不知道(喂
---------------------------------------------------------

繼續閲讀

【UL】[100 Ada] 025 迷路 迷路


  在隊伍前方恣意獵殺的她,就像是個在雪地裡迷路的孩子。

  毫無方向和目的地走著,將行經路上的障礙通通以張牙舞爪的冰裂痕吞噬殆盡,那瘋狂的笑聲伴著敵人死前的哀號,一旁傷勢嚴重的自己和隊友只能束手無策地默默注視這場屠殺。「貝琳達!!!住手!!!」對吶喊著她名字的聲響充耳不聞,白衣女將軍依然故我地沉浸在親手帶來的死亡之中。

  恍惚中似乎可以看見類似的景象──堆成山高的敵我軍屍體、打倒後還是不斷湧現的死者大軍,以及無視佈滿傷痕的身軀、帶著扭曲笑容殲滅一切的她……頭不由自主地痛了起來。「生前的記憶、嗎。」來到影世界後,被片段記憶干擾、精神上陷入混亂的例子並不少見,不趕快阻止的話……

  為了閃避自叢林中竄出的妖魔,女將軍步伐不穩地撞上身旁的巨石,就在喘息的幾秒內,一道黑影掠過,左手就這麼活生生地被切斷。「貝琳達!!!」魔力媒介的手杖掉落地面,眼看怎麼殺也殺不完的大群魔物正準備一擁而上,迫於無奈之下──

「抱歉了,夥伴。」僅剩的一顆子彈穿過已經變得跟廢鐵沒兩樣的裝甲獵兵燃油槽,轟然巨響夾雜著猛烈燃燒的火焰蔓延,總算是暫時逼退了敵人。只見同樣身受重傷的她微微一晃,有如斷線風箏一般的直接倒向地面。拖著腳步在墜地前一秒接住,迷矇的雙眼眨了又眨,認出是自己後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啊……艾妲,妳來接我了嗎?好高興……」


【UL】[100 Ada] 024 戻らないもの 回不去的事物


「妳說的、是真的嗎……」看著自家戀人自認識以來便未曾改變過的俏麗臉龐,心疼地撫上,柔軟的觸感一如往昔,透過掌心和指尖傳來的微低體溫是那麼的真切、那麼的惹人憐愛;但就在剛才,從那令自己一直耽溺得無法自拔的雙唇中,卻道出了最殘酷的事實。

「不相信的話,我可以讓妳看看證據。」輕輕握住她打算觸碰身旁工學球的纖細手腕,默默地搖了搖頭。「不用了,我相信妳。」口頭上說的好聽,事實上是我承受不了妳就這樣在眼前憑空消失的打擊。「……尼西君知道這件事嗎?」心情複雜歸複雜,長年下來的訓練依然足以讓人保持冷靜的思緒。

「不知道……我不曉得該怎麼跟他說。」十指交扣地握緊微微顫抖的手掌,天曉得她是付出了多大的勇氣來告訴自己,一想到這點,便心痛的想把人深深擁入懷中。「啊、不過日常生活上完全沒有什麼阻礙喔,妳看在這裡都過了這麼久大家也沒發現……」

「夠了。」終究還是忍不住,她那抿著下唇強顏歡笑的表情,收緊手臂感受著這世界上最真實的幻影。「夠了、別再說了……」將臉埋入白皙頸間,拂過鼻尖的天藍髮絲依舊散發著醉人的氣息,這瞬間,另一個更難解的念頭就像未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同時伴隨著希望和絕望席捲而來。

  已經死過一次的瑪格莉特,當她藉著聖女大人的恩賜再次回到現世之時,復活的人,是誰?

  但她不敢問。


【UL】[敵國組][R指定] Escape

【前言】
.為了抽到貝姐的祭品文……感謝大家人品集氣喔喔喔QwQ 貝姐如願來我家了
.R指定注意,少女貝姐注意(何
.原本看到貝姐R3還以為被抓到魯比歐那去了......貝姐我拜託妳嫁入魯比歐那好不好・゚・(ノ∀`)(錯了
.文章的確最後就停在那,後續不重要(喂
---------------------------------------------------------

繼續閲讀

【UL】[100 Ada] 023 たとえどんなに 不管


  任務歸來途中,看見如同往常整備著那台深藍色搭檔的妳,太陽照耀下的那頭金髮是如此耀眼,水珠順著細緻的頰邊滑下,認真的神情令人不禁再次為妳心動。低頭匆匆走過,趁身旁的隊友和妳都還沒發現之前,嘴角上掛的是連自己都不清楚的笑意。

  廊上,斜眼瞥見妳房間的門牌,字母A開頭的第一間,停下腳步,指尖輕輕劃過那老舊的木製門板,懷念似的。輕敲著一聲兩聲,彷彿可以瞧見妳笑著開門迎接的身影。吶,平時的妳都在這四方體的空間內做著什麼、想著什麼呢?我啊,在孤身一人的窄房內,一直一直都是想著妳的喔。

  也許我一直都在利用妳的溫柔,看妳困擾的模樣,耐著性子應付我的任性;微皺著眉苦笑的妳真的非常美麗,不厭其煩地一次又一次戲弄著妳,只為將它深深烙印在視網膜上。這樣我只要閉上眼睛,眼前都是妳的存在,就像妳永遠都在我身邊。

  妳知道嗎?沒有妳陪著的任務是那麼無趣。有時我甚至會故意受點傷,想著會不會下一秒出現那綻放著金屬光輝的可靠深藍色機體,想著裡面的妳擔心的表情。被妳知道的話,一定會罵我的吧,然後我會假裝掉下幾滴眼淚,讓妳露出一副做錯事的樣子,之後再發現又是我的惡作劇。

  如果再坦率一點的話,是不是就能讓妳發現我的心意呢?但那是不可能的吧,因為──

  不管我再怎麼祈禱,妳身邊的那個人也不會消失不是嗎?


【UL】[艾妲瑪格][学パロ] Chapter IX

【前言】
.充滿私心的學園設定→ 
http://paste.plurk.com/show/1092831/
.未亡人瑪格設定有,雷者請速速按上一頁離開
.拖很久的七夕賀文(抹臉
.無腦灑糖注意,還有她們兩個真的還沒交往(強調
---------------------------------------------------------

繼續閲讀

【UL】[佛羅倫斯帕茉][生前妄想] Chapter V

繼續閲讀

【UL】[100 Ada] 022 しゃぼん玉 肥皂泡


  為什麼,幸福總是像肥皂泡那樣,以它光鮮亮麗的外表蠱惑人心,然後在觸及的瞬間,立刻破散消失得無影無蹤……

  指尖慢慢地滑過她臉上每一吋肌膚,有如在鑑賞藝術品一般的細細玩賞著,壓在身下的她有些不自在地偏著頭,想逃又逃不掉的那個樣子真的是非常可愛。要說為什麼逃不掉的話,那是因為跨坐在腰間的自己完全沒有一絲想要移開的打算。

  執起她那經年受訓練和整備機械摧殘的雙手,張口扯下那雙會令人聯想到另一個女人的白手套,舌尖輕輕地舔過手上的每一個厚繭,操弄著她的手指一次又一次進出自己的口腔,不時惡作劇般的咬個兩下。

  看著她從一開始的不解,漸漸變成「隨妳高興吧」的表情,不由自主地想到她對待其他人的無理取鬧時,也是這麼副半帶著困擾的笑容。一股難堪的妒意難以遏制地燒上心頭,伸手解她皮帶時刻意地施力,讓抵在金屬扣環上的小指泌出一滴滴血珠。

  滾動著血珠的小指勾上她的,順著自己方才留下的銀色絲線延伸,映照著模糊不清的月光,看起來就像是一條交纏在彼此之間的紅線。怔怔的望著它瞧了幾秒,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俯身壓上她的唇,讓無法說出口的不安就這麼消彌在對她的渴求之中。

  ──可不可以、不要連妳都想要離我而去……


【UL】[艾妲瑪格][学パロ] Chapter VIII

【前言】
.充滿私心的學園設定→ 
http://paste.plurk.com/show/1092831/
.未亡人瑪格設定有,雷者請速速按上一頁離開
.\夏休みだーーー!/
---------------------------------------------------------

繼續閲讀

自我介紹

哈粗

Author:哈粗
噗浪ID:hatsu1223
TWITTER:makisehatsu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PLURK
自由區域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