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艦これ】[陽夕] Marriage is the tomb.

滴答、滴答

和往常一樣的,只在心裡聽見的旋律。

滴答、滴答

那是身為船的自己的動力、也是身為人類的自己的證明。

滴答、滴、滴答

明明是早該聽慣了的旋律,卻在某天過後,時不時的、像是要提醒某人一般地,

“私はここにいるよ。”と

響起不屬於自己的節拍。

※ ※ ※ ※

「如果是妳的話,應該可以有更好的選擇的。」

接過手中的文件,一向和藹的司令官少見地嘆了口氣。

「理論上是能夠做到,不過……」

『沒有先例』,司令官是想這麼說吧。但不管是對我、還是對那群孩子來說,這都是早就已經決定的事。

「只要還沒被除籍,『她』的名義在法規上還是能成立的吧?」

何況,她不是還好好的在這嗎?

下意識地手捂胸口,既使現在仍然什麼都感覺不到。

※ ※ ※ ※

ねぇ、陽炎さん?

妳肯定是不會知道的吧,那一天的浪花是多麼平靜。

妳肯定是不會知道的,代替妳為我戴上戒指的,妳最重要的妹妹,臉上掛著什麼樣的表情。

妳肯定是不會知道,這麼做的意義,以及簡陋嫁紗之下,就連我自己都不曉得的真心。

妳肯定不會知道。

不過,就快了。

※ ※ ※ ※

「儀式結束,現在開始,進行同時間的近代化改修。」

「夕雲型驅逐艦一號艦,夕雲、」

「是。」

「時間0500,改修材料為──」

作為我最重要的心臟,開始我們第三度的人生。





「艦隊歸投──」

  結束漫長的夜戰,回到鎮守府自室時已是子時三更。

  唯一慶幸的是沒有受到需要入渠的過大損傷,簡易梳洗一番後便放任早就脫力的身軀倒向床沿。

「還真是、」

「…相當過分的戰鬥方式呢、陽炎さん。」

  自言自語般地伸手按住兀自高鳴的胸口,眼前除了潔白的天花板,便是一片過於安靜的虛無。

  陽炎型的戰鬥和講究善用性能的夕雲型完全不同,這麼說的話某人又要大肆抗議了吧。總是不管後果的勇往直前、在最後一刻有驚無險地迴避、最後再趁隙鑽入敵陣的空隙,給對方一個狠狠的迎面痛擊。

  實在是,相當不顧風險的作法。

「照這樣下去,有幾顆替換的心臟都不夠用的喔?」

  惡質的玩笑先放一邊,對於這個接收了她僅存的所有碎片的我來說,雖然不失為一個增強戰力的方式,但要習慣也還是得費上一番工夫。

  胸中的她在渴望著戰鬥。這是比誰都還要清楚的我的事實。

  接受完改造之後的第一場實戰,美其名是為了早日回歸前線所做的復健,實際上也等同於展現給上級看的成果演示。說實話,要跟上這樣節奏的她實在是相當辛苦。

「嘛、不過結婚這種事,也就是這樣了吧。」

  對於如同字面上「合二為一」的我們,兩邊的妹妹們心中的疑慮和擔憂想必是與日俱增的吧,就算是為了早日消除她們心中的不安,身為長女的我更應該在她們面前證明這麼做的正當性才是。

「……」

  遠方作為休憩所的建築物燈火再次亮起,這時間的話,想想應該是遠征歸來的驅逐艦的孩子們和輕巡的前輩了。翻過身去,迎面而來的沉默卻讓我不須出聲也能感知到門外那孩子的存在。

「晚安,不知火さん」

  披上輕便的肩衣,悄聲推開半掩的門扉,果不其然發現了縮在門旁角落的嬌小身影。

「……」

  那孩子像是沒聽見我的呼喚一般,水青色的眼眸中漠然地凝望著應該存在卻不存在的身影,微微咬住的下唇習慣似的巧妙隱藏了欲言又止的一切。我輕輕搭上了抱膝端坐的她,在短暫的驚嚇過後,她順從地挨向了我的懷中。

「隨時歡迎。」

  照著心中的指示,我盡可能地回想起關於陽炎さん的一切,包括她安慰人的手勢、無須言語的貼心舉動,以及那不知哪來自信的溫暖笑容──

  東方天色漸明,我帶著仍有一絲倦意的目光望著蜷縮在胸前、用盡全力感受著姐姐留在世上唯一證明的不知火的寢顏,隨著因為那不屬於我的心跳聲而安穩下來的呼吸,心底那股不知該說忌妒還是羨慕的念頭莫名地在這時浮上眼前。

「やっぱり、最高の妹でしたわよ。不知火さんは。」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哈粗

Author:哈粗
噗浪ID:hatsu1223
TWITTER:makisehatsu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PLURK
自由區域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