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敵國組] Mendacity

【前言】
.說好然後被我放很久的敵國組電波( 艸) 貝姐我對不起妳
.為什會被打到好像是因為碎片的相對性……需要死碎的人是為了另一個人而死的猜測(默 (狗狗→艾伯 瑪格→尼西這樣)
----------------------------------------------------------------------

  破碎的瓦礫堆,東倒西歪的石柱,放眼望去盡是斷垣殘壁;象徵國家精神的錦旗只剩模糊的片段,燒焦碳化的地毯再也找不回華麗的曾經。路旁穿著殘破鎧甲的屍骸訴說著他們如何為了王室奮鬥至生命的最後一刻,怵目驚心的四濺血跡是他們被踐踏的榮譽和自尊。這裡是魯比歐那王城,富麗堂皇已不復以往,有的只剩下無限的唏噓。

  一名白衣女子神色自若地漫步於其中,絲毫不介意充斥於空氣中的肅殺──不如說,她十分享受這種情境。優雅地哼著小調,彷彿這裡是自家後院似的,不時以鑑賞野花的姿態端詳著倒臥在一旁的屍首,再隨興的甩到一邊。軍靴踩著碎石的聲響在這一片死寂中聽起來有種異樣的悅耳,推開一扇扇已成木片的大門,在破敗王宮的盡頭,兩具遺體或坐或臥的倒在那裡。

  說是遺體並不正確,坐著的那人雖不明顯,仍可看到微微的呼吸,金色長髮隨意披散在肩膀及背後,身上多處傷痕正不斷泌出鮮紅的液體,但看來並非立即性的危險。從身上的深紫色軍服可看出,應是魯比歐那的軍人,貝琳達踮著腳步悄悄靠近,沒有任何反應。

  大膽的抬起下顎好看清對方的表情,空洞的深藍色雙眸有如被攫走了靈魂,失焦的瞳孔似乎想對準什麼不存在的東西;深沉的絕望替她蒙上了一層晦暗的面紗,血污和淚水沾染了漂亮的臉龐,卻無損她作為一件藝術品的價值──或者說正因如此,更增添了些淒美的光彩。若不是仍有一息尚存,這無疑是操縱死者的女將軍所看過最美麗的作品。

「真是悽慘的樣子呢,中尉。」金髮軍官一動也不動,對耳邊的嘲諷置若罔聞。「嘛,反正我自己也沒好到哪去就是了。」失去主人的忠犬跟用完就被拋棄的人偶,不知哪邊更慘一些?蹭蹭那蒼白的幾乎失去血色的臉頰,憐惜地說道:「所以,我捎了個好消息來給你。」

  碎碎細語勾動了原本恍若死灰的手指,在還沒會意過來之前,視野一個歪斜,轉眼間被人機械式的粗暴壓在地上。「哎呀哎呀,連最基本對淑女的禮儀都沒了嗎?」槍械的冰冷抵著額頭,無神的雙眼再次有了生氣──只不過,是朝著自己的濃烈殺意。

  貝琳達滿意地笑了:「果然,還是這個樣子比較適合妳。」雖然很可惜,但她的存在,不應該只是個擺在大廳的裝飾品。槍口離開了目光,下一秒,近距離幾聲槍響在身上各處炸開,手臂、肩膀、腹部、大腿,毫不留情地朝著非致命傷的方向肆意開槍。直到板機發出空虛的喀喀聲,無意義的扣下動作還是持續著。

  疼痛什麼的,對存在本身就是虛假的人偶而言一點都不重要,不過就是寫在腦中的程式罷了。體液的流失讓思考和動作都變得遲鈍,顫抖的手混雜著鮮綠色液體撫上心愛的她的臉頰,留下自己曾經存在過的印記。

「這樣就對了,恨我吧,把對奪走主人的憤恨跟不滿全都發洩在我身上吧。讓它成為妳一輩子揮之不去的夢魘,讓古朗德利尼亞帝國將軍貝琳達的名字永遠刻在妳心中!」

  ──然後,好好活下去。

  短刀刺進心臟的一瞬間,女將軍瘋狂的笑容中滲進了一絲悲傷。

  ──因為唯有如此,才能讓妳記得我。

  氣若游絲之際,看著她頭也不回地抱起主人的遺體步出大廳,臨走前的視線帶著沁人的寒氣,全無任何的憐憫。感到生命一點一點的消逝,心裡卻充滿著不可思議的舒坦。「果然,冰冷又甜美的死亡氣息……真是美好的東西呢。」而且,是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送給我的禮物。

  ──如果到後來,發現我所說的全都是為了讓妳振作起來的謊言時,妳又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

  愉快地想像著的同時,窗外帝國軍為了阻殺叛徒的追兵正大舉入侵魯比歐那王城。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貝姐QQ
想看艾妲之後露出的表情+1XDD
自我介紹

哈粗

Author:哈粗
噗浪ID:hatsu1223
TWITTER:makisehatsu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PLURK
自由區域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