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艦これ】[はやぬい] 日常8@不是鹿屋


(、はぁ…)

(為什麼偏偏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和這個人呢……)

  不合時宜的大雪阻擋了去路,缺了一角的電子看板上頭充斥著跳針般的停駛訊息,瞄了眼在姐姐們促使下還不甚習慣使用的手機螢幕,像是理所當然似的顯示著圈外。

  初次自鎮守府外出就遇到這等麻煩事,讓早霜不經意地嘆出了一口白煙。

「……會冷嗎?」

  由於身旁那人即時的一句問候,在嚇了一跳回過神來的同時,不由得暗自心生佩服,那過分的觀察力究竟是出自於長年戰鬥下來的直覺?還是說…

「……請不用在意,雖然沒有儀裝,這身體畢竟也還是艦娘的一部分。」

  和身著大衣的不知火相比,早霜單薄的身軀在寒風中更加顯得嬌弱,默默凝視著自己沒有血色的指尖,驀然間,幾許粉色的髮絲隨著一陣不請自來的暖意映入眼簾。

「……請問這是在做什麼。」

「不知火思考之後的獨斷行為,這麼做比較有效率。」

  拜託了。

  對身高不高的不知火而言稍嫌過大的大衣,在塞入兩人份的體積之後畢竟還是到達了它的極限,過分貼近的距離對此時的早霜而言,時不時觸及的那份溫暖彷彿像是燙傷一般。

  拜託了,請不要對我那麼溫柔。

「……自以為是的正義感,陽炎型的都是這個樣子嗎?」

「總比某幾個彆扭到不行的夕雲型來的好些,不知火說錯什麼了嗎?」

  明知躲開是輕而易舉的事,雙足卻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動彈,對於這份違心的眷戀、期待有人給予救贖的渴望,下意識地和70年前的身影重疊──

「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像是看穿了早霜的心思,凝視著手機待機畫面的不知火,視線彷彿越過了照片另一端的海洋。

「陽炎還在、18驅的大家也都還在,所以、」

  手心傳來布料的質感,在反應過來之前,那曾經想伸手握住卻沒能觸及的手,現在卻切實地牢牢扣住了自己的掌心。

「這次,一定能拯救妳。」

  如果是現在的話,就連早霜都能看出不知火那毫無根據的自信背後所帶來的笑容吧?對於任務未能達成的悔恨,早霜也好、不知火也好,只要身為艦娘的一天,就得持續背負這份詛咒活下去。

「明明、老是裝做一副不記得這件事的樣子……」

  但是,稍微祈求一點身為人類的幸福,也是能被允許的吧……?

  這麼想著的早霜,暫時緩緩地闔上了眼睛。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哈粗

Author:哈粗
噗浪ID:hatsu1223
TWITTER:makisehatsu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PLURK
自由區域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